尤物小说

皇帝奴,妃子主

韦贤妃和钦宗刚回到朝廷,金人就来索要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帛一千万匹,这简直是漫天要价。当时开封孤城之中,搜刮已尽,根本无法凑齐。然而,韦贤妃已被金人吓破了胆,一意屈辱退让,下令大括金银。金人索要骡马,开封府用重典奖励揭发,方才搜得7000余匹,京城马匹为之一空,而官僚竟有徒步上朝者。金人又索要少女一千五百人,韦贤妃不敢怠慢,甚至让宫中的妃嫔抵数 。关於金银布帛,韦贤妃深感府库不足,遂令权贵、富室、商民出资犒军。所谓出资,其实就是抢夺。对於反抗者,动辄枷项,连郑皇後娘家也未幸免。即便如此,金银仍不足数,负责搜刮金银的四位大臣也因此被处死,其他被杖责的官员比比皆是,百姓被逼自尽者甚众,开封城内一片狼藉萧条景象。
韦贤妃如此丧心病狂地奉迎金人,终於得到金人的奖励 ,金兵叫钦宗再次到金营商谈,而从此将钦宗软禁在了金营,朝中没有了皇上,韦贤妃终於可以名正言顺的上金銮殿主持朝政了。
而钦宗此时却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上次身陷金营的阴影尚未散去,新的恐惧又袭上心头,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此时,梅执礼等人也怂恿钦宗前往,钦宗终究不敢违背金人的旨意,不得不再赴金营。
钦宗到达金营後,受到无比的冷遇,宗望、完颜赛裡根本不与他见面,还把他安置到军营斋宫西厢房的三间小屋内。屋内陈设极其简陋,除桌椅外,只有可供睡觉的一个土炕,毛毡两席。屋外有金兵严密把守,黄昏时屋门也被金兵用铁链锁住,钦宗君臣完全失去了活动自由。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开封一带雨雪连绵,天气冷得出奇。钦宗除了白天要忍受饥饿的折磨外,晚上还得忍受刺骨的寒风,辗转反侧,不能入睡,想着眼前这一切,心如刀割,泪如泉湧。转瞬之间,钦宗从贵不可及的皇帝沦落为金人的阶下囚 。
囚禁中的钦宗度日如年,思归之情溢於言表。宋朝官员多次请求金人放回钦宗,金人却不予理睬。
金人扣留钦宗後,声言金银布帛数一日不齐,便一日不放还钦宗。宋廷闻讯,加紧搜刮。开封府派官吏直接闯入居民家中搜括,横行无忌,如捕叛逆。百姓5家为保,互相监督,如有隐匿,即可告发。就连福田院的贫民、僧道、工伎、倡优等各种人,也在搜刮之列。到正月下旬,开封府才搜集到金16万两、银200万两、衣缎100万匹,但距离金人索要的数目还相差甚远。宋朝官吏到金营交割金银时,金人傲慢无礼,百般羞辱。
然而,金人仍不罢休,改掠他物以抵金银。凡祭天礼器、天子法驾、各种图书典籍、大成乐器以至百戏所用服装道具,均在搜求之列。诸科医生、教坊乐工、各种工匠也被劫掠。又疯狂掠夺妇女,韦贤妃为了讨好金人,命开封府只要稍有姿色,即由开封府捕捉,以供金人玩乐。当时吏部尚书王时雍掠夺妇女最卖力,号称“金人外公”。开封府尹徐秉哲也不甘落後,为讨好金人,他将捕捉来的女子涂脂抹粉,精心打扮,整车整车地送入金营,弄得开封城内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用韦贤妃的話说:“连哀家都要亲自去让金人玩弄,其它的民间女子算得了什麼?”後来连大臣们家的夫人,小姐,宫裡的皇後,贵妃,公主都任由金人喜欢,随便抓去奸淫虐待,也没有人胆敢吭声。有一天金兵点名要宋徽宗的第二十女柔福帝姬天香公主去军营裡让他们玩弄,天香公主平时娇生惯养,又自以为是高贵的公主,不肯去金兵营地受辱。韦贤妃知道後,马上叫人把她抓起来严刑拷打,并亲自对她进行了做性奴的调教。被韦贤妃打怕了的天香公主开始服服贴贴的接受韦贤妃的任何旨意。
“爬过来!快”一声银铃般的声音吆喝着。
“是的!主人!”乖乖地,天香公主一步一步地爬了过去。她每爬一步都很小心。一边爬,一边量着步幅,两个屁股左右摇晃着。在香榻的旁边,有一张铺着垫子的凳子。
“把头抬起来!”银铃般的声音再次命令着。乖乖地,天香公主在香榻边停了下来,恭敬地趴了在地上。她警觉地抬起头向香榻上的躺着的人望了一下,天香公主不由得倒吸一口气,眼前看见的正是一位自己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这女人大约有三十多岁,一头乌黑的头发,脖子上戴着黑色狗项圈,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上涂着蓝色眼圈。
她的衣服更令人触目惊心,镶着花边的胸衣紧紧裹着的几乎有一握手粗的细腰。胸衣上端将她裸露在外的乳房支撑住,并向外托起,乳房以十分挑逗的姿态突挺耸立,乳头呈樱红色,下身穿着一条有皱边的透明超短裙,裡面什麼也没穿,脚上是一双华丽的高跟拖鞋,丝带十字交叉系住了踝关节和部分腿肚子。
“在这皇宫裡你应该学会如何服从哀家的命令,如果你希望在这裡过得轻松自在,就务必要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在这裡你只是一条狗,一条完全属於我韦贤妃的狗!”香榻上的少妇傲慢地冷冷地说着,她从香榻上慢慢地坐了起来,把双脚分别放在天香公主的头的两侧。
天香公主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韦贤妃分开的大腿,微微地,分开的阴唇上覆盖着稀疏的黑色的阴毛。“喜欢看,对吗?”她一面淫荡地前後摆动臀部,一面用手指做着各种下流的动作和姿势。
“仔细看着,这是权力之位,女人能用它控制住男人!” 韦贤妃把大腿又分开了一点,她嘲笑着,银铃般的笑音颇具感染了力。
双手抱头恳求的天香公主内心不知不觉地产生莫明的兴奋, 阴道在不能自控地流着淫水。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请求主人,让我舔主人您的玉足吧! 求求您开恩!” 天香公主对自己说这話感到惊呀。
韦贤妃不由得大笑起来,象天香公主这样倔强的人,也终究被她的高贵和美貌所征服,她心中实在是十分高兴。银铃般的笑声颇具感染力,“太有趣了!”她笑着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 好吧!我答应。可是我有一个要求。”
韦贤妃“呸!”地吐了一口口水在脚边:“舔了它,就答应你。”
天香公主毫不犹豫就趴在地上,伸出舌头将韦贤妃的口水舔得个干干净净。
“真是个可爱的奴隶!” 韦贤妃慢慢地向她伸出一条腿。她的脚尖细而柔美。一双金丝锦缎的高跟拖鞋,外面包着水晶饰物,使她的脚趾和脚跟都露在外面。她的拖鞋是拱形的高跟鞋,她的双脚就等於站在鞋子的拱形部位上,她全身的重量就停留在两个大脚趾上。金色的皮搭扣紧紧地扣在两个脚踝交叉着沿着大腿上升,一直绑到膝盖处。
天香公主恭敬地捧着韦贤妃的脚,用两手握着,她如饥似渴地陶醉在韦贤妃那性感的双脚上。韦贤妃每一个脚趾都完美无缺,每一趾甲都似一个贝壳
她弯下腰去,吻着每个没有趾甲油的趾甲尖。她吸吮着她的脚趾和吻着她露在鞋外的脚背,当她热乎乎的舌头伸进她的脚趾丫的时候,她感到韦贤妃的脚趾丫中间竟涂了不同甜味的蜜糖,她的呼吸开始加快了,韦贤妃把她的大脚趾拉近,放到嘴裡,她用力地吸吮着,发出一声轻轻的快乐的呻吟。从舔她的脚中,她已经获得了一种近似於性交的快乐享受。
天香公主被韦贤妃调教得服服贴贴後,韦贤妃还亲自把她送到金兵营裡向金兵请罪。
“都是**婢管教不严之错,求主人饶了**婢的狗命。”韦贤妃当着天香公主的面跪在金兵脚下求饶,给在场所有的金兵舔脚,最後自己被剥光衣服轮奸。天香公主见她平时最惧怕的韦贤妃尚且如此,也就只好识相地收起公主的威风,乖乖的也跪下来让金兵奸淫玩弄自己,後来她比韦贤妃还**,被升为银镣性奴,韦贤妃反过来要经常被她打骂作**了,这是後話。不料韦贤妃出力不讨好,天香公主的贞操早已被好色的父皇夺去了,完颜赛裡发现天香公主竟然不是处女,龙颜大怒,罚韦贤妃和天香公主脱光衣服,头顶着自己的性奴高跟拖鞋,在金兵的大操场裡跪了一整天,赤裸的背上还被贴上了“我是**货!”“我欠操!”“我是淫**母狗”等羞辱性的纸条。路过的金兵纷纷过去乱摸她们的大奶和光屁股,可怜她们高举双手放在头上的性奴高跟拖鞋上,任由他们在自己身上乱摸,动都不敢动一下。
回宫以後,韦贤妃怒火冲天,把天香公主抓到自己的宫裡狠狠地收拾她。
“**人!老实交待,这几年裡你玩过多少男人!”
骂完不等天香公主的回答,连续地拍打天香公主的乳房和小腹、阴部。
在韦贤妃的殘忍对待下,天香公主哭泣着回答:“娘娘,我没有!——啊——我没有跟其他男人玩过!——呜——娘娘——真的——我曾发誓这辈子都是父皇的女人——从不敢想跟其他男人弄的!”
“你还敢狡辩!你这个淫荡的女人!给我跪到地上去!”
天香公主连忙跪到了地上,韦贤妃把脚伸到她的面前,命令道:“现在给我舔脚。”
“是的。娘娘!”
脸上泪痕未干的天香公主捧起韦贤妃的脚,小心翼翼地舔着。
“你看你这样子,哪裡像一个对宫女、宦官颐指气使的皇室公主呢!分明是一个妓女!操!”
在金人面前是一个性奴隶的韦贤妃现在在别的女人面前俨然是一个女王,在金人面前温柔可亲的形象完全不复存在,连说話的口气都变得粗鲁起来。
随着骂声,韦贤妃在天香公主的头上一阵敲打。天香公主像一个小狗似的匍匐到了地上。
看着可怜样的天香公主,韦贤妃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嗯!不错。你这只母狗还算蛮听話的,将来金兵主人一定也会满意的。现在先惩罚你那淫**的骚穴!”
於是在天香公主的阵阵惨叫声中,韦贤妃就这样狠狠地折磨了她一个晚上。
钦宗被金兵软禁後,韦贤妃开始上朝接受百官朝拜,处理朝庭事务。按照金兵的命令,韦贤妃上朝时穿的是妓女都不敢穿的坦胸露背的透明吊带短裙,金兵还不准她穿内衣和鞋子,因此她几乎是光着身子来金銮殿的,丰满的乳房和原本高贵的阴部清晰可见,脖子上拴着象征是金兵最下等性奴的黑色狗项圈,那双经常叫奴才们舔弄侍候的妖妖娆娆的赤脚不时因想到金兵对自己的虐待而吓得脚趾头紧紧的夹在一起,样子甚是狼狈,比卖淫的妓女不知还要下**多少倍。为了不让大臣们看到自己的下**丑态,韦贤妃垂帘听政,还不准大臣们在金銮殿上抬头看东西。有一次金兵跑到韦贤妃的垂帘内,在韦贤妃装出一副假正经的口气在傲慢的训斥殿下的大臣们时,躲在布幔後大操韦贤妃。虽然隔了层布幔,但韦贤妃叫床的声音可能也被大臣们听见了。
後来金兵还取笑她说:“那次你这骚货也特别激动,一边在假正经的训斥大臣,一边却被脱光了衣服象狗一样趴在地上被干,真是太刺激了,你这骚货差点没把我吸干,好爽!”
韦贤妃娇媚的叫道:“主人,您又提这事了,不是您一定要奴儿当时给您口交才闹出来的吗!您还在把人家干得最激烈的时候把布幔拉掉,害**婢都在那些下**的奴才面前出丑了。”
北宋的百姓们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韦贤妃,在金兵面前,却是一个任人调笑,随时随地被金兵抓起来插洞,还要给金兵甚至金兵的女奴舔脚,光着身子侍候金兵喝酒的**骨头。为了取悦金兵,她亲自出面挑选国内最美的女子,并不惜自毁形象,以自己如何奴颜婢膝的侍候金兵的亲身经历,教育其它女子也要和自己一样,一心一意心甘情愿的给金兵做性奴,以侍候金兵为荣。韦贤妃自己也下定决心,只要金兵能够让她继续在国内作威作福,自己就是给金兵做奴做狗也没什麼关系。因为她在金兵那裡受辱时,国内的百姓并没有看到,而她到金銮殿上时,却可以一手遮天,旁若无人的用同样的方法玩弄她所有的臣民。她也确实从金兵那裡学到了很多折磨人,戏弄人的方法。虽然她是被戏弄者,但却对戏弄她的人万分崇拜,认为那才叫有真正的男人气魄。而对国内的臣民对自己唯唯喏喏,在自己面前颤颤惊惊,有的甚至怕她怕到浑身发抖的地步,她特别的看不起,认为他们就活该让自己在他们面前趾高气扬,为所欲为。
而那些北宋的马屁文人,在韦贤妃的授意下,也刻意为她歌功颂德,把韦贤妃描绘成了一个与金兵斗智斗勇,不失任何北宋体面的巾帼英雄。当韦贤妃被金兵叫去玩弄数天受尽凌辱放才放回时,马屁文人说她是不顾自身安危勇闯金营与金兵谈判。当她正在後宫与面首们淫乐时,马屁文人却说圣母是如何的洁身自好,坚贞不渝。当韦贤妃明明按照金兵的命令每次都几乎赤裸的在金銮殿的垂帘内主持朝务时,马屁文人却说她如何的注重威仪,身着龙凤盛装,脚踏高高的鞋子,令文武百官望而顿生敬意等等。就这样,一个金兵的最下等性奴和他们心目中的娘婊子,竟然被树立成了一个高贵圣洁的人间圣女。
这些文章後来也被金兵拿来作为羞辱韦贤妃之用,他们一边让韦贤妃脱光衣服跪在地上,念着那些说自己如何高贵圣洁的文章,一边肆意的玩弄她,让她自己说出最下**的話来羞辱自己。金兵的军营裡不时传出韦贤妃被折磨和玩弄时发出的可怜兮兮的呻吟声和求饶声:“饶了**婢吧,**婢再也不敢装高贵了,再也不敢装假正经了,**婢回去後,一定让朝中大臣知道**婢的真实面目,把**婢乖乖侍候主人的事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们所惧怕的女皇只不过是主人的一个不入流的性奴和母狗,只配给主人们舔脚的**婢而已, 求主人就饶了**婢以前的假正经吧,**婢以後再也敢了!第十一章韦贤妃後宫戏弄宋徽宗
宋徽宗的宠妃韦贤妃长的是羞花毕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容,金兵中的将领对她的美貌早就垂延三尺,经常背着完颜赛裡和宋徽宗到韦贤妃那裡来玩弄她。韦贤妃为了保住自己在宋朝朝庭中的地位,也就只好暗裡迎合金兵的调戏了,
金兵喜欢把韦贤妃用绳索捆绑後吊在自己屋中的房梁上,剥光她的衣衫, 往韦贤妃白晰细嫩的皮肤上抽鞭子,然後用舌头舔她每一寸光滑如蜜的肌肤,从脚趾到头发,细细的品味,直到舔遍全身,韦贤妃发出阵阵呻吟声,不知她是被激起了兴奋,还是在痛苦的悲鸣——
金兵走了, 韦贤妃坐在自己房中,想着自己被金兵折磨,想着宋徽宗夜宿青楼丢了大好江山,害得自己年青貌美贵为女王竟伦为金人性奴! 她越想越气,柳眉紧锁,咬碎银牙,她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宋徽宗,她要报复!
这天晌午,宋徽宗倒背着双手,哼着在青楼妓馆学的淫词小曲,迈着八字步回来了,韦贤妃用纤纤玉指轻稳头饰从客厅迎了出来。
“冬梅,秋月,为皇上摆酒”,不一会儿,酒菜摆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韦贤妃拉着宋徽宗的手走进寝室。韦贤妃先坐在床头,让宋徽宗站在两米以外,徽宗睁着醉眼,看着眼前的爱妃,他突然发现酒後的韦贤妃更加的娇美,妩媚,白晰的脸庞泛着红晕,犹如刚刚绽放的牡丹,乌雲上金钗斜坠,鸾凤穿花,两鬓带卷的青丝更增添了她的万种妖娆,亚赛一位妖姬艳女,“还楞在那裡干什麽,还不跪下!”传来韦贤妃燕语莺声般的命令,徽宗情不自禁的跪在了地上。
“象狗那样爬过来。”韦贤妃接着命令徽宗,“是,女皇殿下。”徽宗向贤妃跪爬了过来,在爬到的宋徽宗脸前,韦贤妃伸出一只穿着紫色绣花鞋的美脚,“想舔老娘的脚吗”?贤妃挑逗般的问道,
“想,想。”
“那就用你的嘴把老娘的绣花鞋和袜子脱掉,记住,不能用手”!贤妃娇声命令道。
徽宗只好用嘴脱掉了贤妃的两只鞋和袜子,心中暗暗赞许他的爱妃真有一套。鞋袜脱掉後,露出了韦贤妃美丽诱人的一双纤纤秀脚,这双脚皮肤白晰,脚趾修长而长短均匀,脚趾甲晶银剔透泛着光泽,好象雨天花蕊中的一颗颗露珠打在她的脚面,脚心光滑柔嫩,可以称的上是品足高手的至爱!
宋徽宗刚想去舔贤妃的玉脚,她突然将脚在徽宗嘴前一闪,“来呀,快来舔啊,咯,咯”!贤妃边晃动着一只玉脚,边挑逗的笑说道!更增添了对徽宗的诱惑。
宋徽宗被激起了更加想舔到这只美脚的欲望,他向这只脚猛的扑了过去,贤妃一个转身,躲开徽宗,站在地上,宋徽宗扑了个空,趴在床上,他刚想爬起来,韦贤妃抬起一只光脚踩在了徽宗的肩头,:“在舔老娘的脚之前,先舔舔老娘我屁股坐过的地方,姑奶奶要看看你的心诚不诚!”
“是,是,奴才遵命”!徽宗将嘴凑近贤妃刚把屁股抬起,并且留着余温的地方伸出舌头,卖力地舔着,舔湿了这块地方!
“老娘屁股坐过的地方香吗!喜欢闻和舔吗?” 韦贤妃居高临下严肃地问道,
“香,香,真香。”
“马屁精!奴才,向狗一样爬过来,躺在这裡。” 贤妃抬起玉腕指着绣墩下面的地向徽宗再次命令,徽宗爬过来躺在了贤妃手指的地方。
“秋月呀,拿壶酒来,” 秋月拿来了一壶酒,递给了贤妃後,默默的站在一旁,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现在,老娘赏赐你喝一点洗脚酒,张开嘴。”韦贤妃藐视的对徽宗发出命令,徽宗迫不急待的在贤妃脚下张开了嘴,贤妃把脚伸在他嘴前,开始把壶中的酒倒在自己的美脚上,酒顺着她的脚面,脚趾一点一滴地流进了宋徽宗的嘴裡。
“咯!咯!”韦贤妃俯视着脚下的徽宗发出开心的笑声。
“好了,跪起来,乞求本姑奶奶把脚给你舔,一定要乞求啊!开始吧!”
“奴才,乞求姑奶奶把您的脚让我舔”!徽宗哀求道,
“不行,没有诚意,重新再来”,贤妃噘起腥红的小嘴,将脸扭向一边,装出生气的样子,
“奴才,奴才,乞,乞求姑奶奶把您至高无尚的贵脚让奴才,舔,舔一舔吧!舔一下也行。”徽宗结结吧吧的再次哀求道,他开始进入了角色。
“既然,你这麼**,好吧,老娘我就发发慈悲,来,舔吧。” 贤妃在他嘴前伸出她光着的纤纤秀脚,徽宗赶紧抓住这双脚,生怕它们再跑掉,他伸出舌头把她的脚趾头挨个的舔唆着,他舔韦贤妃脚的样子就彷佛是在沙漠裡找到了一眼青泉!
“**货, 舔老娘的脚,你觉的刺激吗!爽快吗!说呀?” 韦贤妃又挑逗般的故意问,
“刺激,刺激,美妙极了。” 徽宗边舔着她的脚边回答,贤妃听到後开心的笑着:“能舔上老娘的脚,你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快说老娘的脚趾头是你的灵芝性具。”她边享受着舔脚,边命令道!“女皇的脚趾头是我救命的灵芝性具。”徽宗回答着,
“再舔脚心,脚後跟,乖乖的舔吧,你这个**货,啊!啊!太舒服了。”
徽宗的舌头滑过贤妃的脚心,脚背,脚後跟,又向脚趾头舔去,贤妃陶醉般的闭上双眼,嘴裡发出一阵阵娇喘声!
贤妃站起身来,将自己脱的一丝不挂,赤裸着侗体让徽宗躺在地上,她叉开两条粉腿骑在徽宗脸上,将阴部对准徽宗的嘴说“:老娘想撒点尿,赏给你尝尝,张开嘴。” 贤妃笑着说。
徽宗在韦贤妃屁股下面乖乖的张开了嘴,一股温热的水流从贤妃的阴部喷出,喷入徽宗的嘴裡,徽宗咕嘟,咕嘟,喝着她赐给自己的琼浆玉液,韦贤妃这时故意把屁股一扭,尿液流到了徽宗的脸上,腥骚温热的尿液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了地上。
“咯,咯,咯——”头顶上传来贤妃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是那样的可人,动听,站在一旁的秋月也掩口而笑。
“秋月,去打盆水,哀家我要洗脚。” 贤妃对秋月说。
“是,娘娘。”秋月走了出去,不一会儿,端来一盆水,韦贤妃令徽宗跪趴在地,她则坐在宋徽宗背上,把脚伸进水裡,秋月为她轻轻地洗着,洗完後,贤妃穿上绣花鞋对秋月说“你也洗洗脚。”
“哎!”秋月刚准备坐到绣墩上,“坐到他背上去洗。” 贤妃双手叉腰站在一旁说,秋月含羞的过来把自己丰满的屁股坐在徽宗背上,把一双靓脚放进贤妃洗过的洗脚水裡,洗完後,“**货,秋月现在是你的女主人,你必须把老娘和女主人的洗脚水喝掉,听见吗?” 韦贤妃威风凛凛的对宋徽宗说道。
“奴才,遵,遵命!”徽宗端起她们的洗脚水,张开了嘴——
宋徽宗喝完她们的洗脚水之後,被撑的直打饱咯,“味道怎麼样啊!感到自己幸福吗?” 贤妃又兴灾乐祸地问道,宋徽宗被噎的说不出話来,徽宗在心理上已经被韦贤妃征服了,他全身心的投入在被女人对自己施虐的乐趣当中,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封建朝代,韦贤妃能反客为主,说明了她的机智,敏锐,和一般女人不具备的另一面。
等徽宗缓和了一点後,韦贤妃走过来:“看把你呛的,喝那麼快干嘛, 贤妃用一只手抓住徽宗的发髻,伏低身子,轻启珠唇,将她口中的唾沫一点一点的吐进徽宗的嘴裡,“秋月,你也来? ”徽宗听从了贤妃的命令躺在地上,秋月两手叉在自己的粉腰上,把她的一只白嫩赤脚踩在他脸上,“皇上,你没想到会被自己的宫女踩在脚下吧。”她用脚一边揉磋徽宗的脸一边问道,“你是不是感觉很好,很刺激呀!”她的脚开始在宋徽宗的脸上加大了重量,“是,是的。”徽宗的确在两个女人的羞辱下受到了强烈的性刺激,勃起的阳具把裤档顶起老高,好象是平原地带隆起的一座小山包。
秋月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羞涩,能把平时高高在上的皇上踩在自己脚下,给她带来了一种异样的快感。
“舔本小姐的脚趾头,张开嘴!”秋月在向徽宗发号施令,徽宗乖乖地在她脚下把嘴张开,她将脚趾头逐个塞进徽宗嘴裡,来回抽送,徽宗舔遍了秋月的两只脚之後,她又令徽宗伸出舌头,用脚的大拇趾和中趾夹住他的舌头戏耍,秋月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
“跪趴在地上,老娘该骑你当马了, “驾,驾,绕着房间爬,直到我满意为止,” 骑在徽宗背上的韦贤妃抖动手中的缰绳,两腿用力一夹他的肚子,徽宗驮着骑在自己背上的两个女人开始在房间裡爬。
“快学马叫”,骑在他背上的韦贤妃兴奋的娇声命令,
“唏骝骝”!!徽宗因口中咬着贤妃的裙带,发出的叫声含糊不清!
徽宗刚爬完两圈,就已经是大汗淋漓,直喘粗气,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一滴滴向地面落去,他瘫软在地,骑在他身上的贤妃和秋月并没有下来的意思,仍然对他周身捶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