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学生是不是都这麽开放

从接触qq的第一天开始,心里隐约的就抱着猎艳的心理,说实话哪位兄弟

  不想啊。不过我也不是经常上qq,。当时在没事的时候才想聊会儿。第一次网

  友见面是个学生,隔壁学校的。长的挺得瑟的,也就没敢深交。本来想下手的不

  过长得也确实对不起观衆。呵呵,再渴,也不能饥不择食啊。

  一个半月前晚上回宿舍。看到qq上也没几个人,不过有个叫“浮萍”的,

  开始还以爲是我同学,连忙发了个“你们和好没。”(因爲我同学刚和他男友吵

  架的)。然后她突然发来了一连串的问号……一发现不对劲,就打开她的空间,

  果然不是我同学。照片上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小娘子。皮肤很白皙,长相一般,脸

  型是烧饼脸,长得有点像温碧霞,不过没她那麽妖艳。身材163左右。稍胖,

  穿着黑色的靴子。有几张照片她笑得很肆虐,咋一看完全没有江南女子的婉约和

  含蓄。到有东北女子的豪放。

  继续跟她聊了会,最终问题回归到有没有男友的重大问题上?答说没哟,嘿

  嘿有戏啊,当然大多数欲女在网上都是这会如斯回答。

  又跟她调了会情,什麽“老婆”之类的就开始叫了。当然也没抱多少希望,

  网上吗?虚拟的世界中我叫你爹都可以。可是后面一情况让我始料不及。当我给

  了她电话号码后的的三秒锺。电话响了,原来是她。和先前的判断一样,声音粗

  这种女人基本上属于极度饥渴型,老天有眼啊,终于让我碰上了。

  再接下来的一周之中,我们基本上天天打电话,有点如胶似漆的感觉的,老

  公老公的叫个不停。(当然是被我哄的,呵呵)。到了周末,她让我去找她,我

  立马收拾好飞奔车站,心里很激动,也许就尝到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了。她住

  在离我们不远的一个小县城,从我们学校到她的小城也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早

  晨来的匆忙也没来得及梳洗就匆匆上路了。

  江南的小城,真让人燥热啊,这个世界在这种躁动的情况下,顺其自然的变

  得如此的轻浮。在车上想到论坛上的各位师兄的淫情艳事,小弟立刻觉得人在这

  个世界上特定的环境中只是动物而已,激发出本能。当然性是最直接的体现。

  到了车站,,短信中说她已经到了。出了站台,我就拨通了电话,现实中的

  小女子就站在我的面前向我招手(先前我们视频过)。走上前去,定眼一看,真

  人也和照片的差不多,不过稍微胖了些,皮肤很白。那天她穿着牛仔裤,上身很

  休闲的丝质小外套,雪白的胸部,只是露了小半点,但是勾起人的心潮荡漾。简

  单的寒暄后,我们相约先去咖啡店坐会儿。

  在路上走着走着,我突然拉住她的手,她看了看我,露出模糊的笑容:「干

  嘛拉我手啊?。」(撒娇的感觉)

  我报以微笑「你不是我老婆嘛,我当然可以牵你手啊。」

  把手又拽紧了一下。看她没有缩手,嘿嘿,今天有戏了。问了些虚寒问暖的

  话。走进咖啡店,谈了一大堆废话,不过,小狼我从小就遗传了老爸的幽默细胞,

  把那位大姐哄的一愣一愣的,笑声就没断过。呵呵。看来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

  半了。

  从咖啡店走出来已经来已经10点多了,在她的建议下,我们坐车去了人民

  广场。虽然是星期天,可是广场上也没什麽人,也就几个孩子在那滑旱冰。我们

  牵手到长椅上,在闲聊中我的手自然不安分起来。当我的手先让她靠着背,很

  “自然”的那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

  她看了看我说了一句让我苦笑不得的一句话「你们学生是不是都这麽开放」。

  自然的我要对这个严肃的问题跟她探讨一番,接着又一次被忽悠。“无意间”

  我拉着她雪白而精致的手,开始抚摸起来啊。相信这使后,她肯定有反应啊。

  「我怎麽困死了啊」我擡起头:「肯定是知道今天要来激动的,所以晚上就

  没睡着」

  「那要是真的,我就很高兴了」她看了着我的眼睛。

  「我向毛主席发誓,因爲激动所以睡不着,所以现在困了」无懈可击的逻辑

  推理。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下吧」

  「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死了,去开房吗?我不去啊,但是我也有点困了啊」

  抵抗中……真直接啊!

  「你就跟我走吧,其他的什麽也别想,再不走我真的躺马路了……」苦口

  婆心的劝啊……当然还说了很多好话,狠话

  终于我起身了,当然她是跟我走的啊,这麽多唾沫没白浪费啊嘿嘿,我们走

  在路上,她闲庭漫步。而我却心猿意马。盯着路旁有没有旅馆,不多远就出现了

  一家“新城宾馆”我停下来,说「等一下啊」。连忙跑了进去啊?我相信此时

  她一定是目瞪口呆的,没办法,性是人类最原始的动力啊。房间开好了,3小时

  的休息房,自然的要把她请上去啊。

  到了房间里面,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啊,毕竟是第一次和别的女人开房啊,

  到了房间里,我站在电视机旁摆弄手机,实际上心里那个紧张的。而她却躺在床

  上侧着身子。我想反正那一刻总要到来,虽然说好了个休息各的,但是也只有毛

  主席才相信那是鬼话啊。

  我轻轻的走到她身后,突然抱住她,在她耳边说「老婆,我好爱你啊」

  她推了我一下,「你干嘛啊」

  但我却抱的更紧了,开始亲她的耳朵,抵抗终于先缓下来了,看她没有明显

  的反抗,我隔着她的丝质外套抚摸她的白嫩乳房,由内到外,慢慢的加重力度,

  她竟然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

  「嗯……嗯……嗯……」

  心中大喜……,我把她翻过身来,吻向她的唇,当舌头伸进去的时候,一

  阵甜甜的味道刺激着我的舌苔,好爽啊,隔着衣服骚扰一会儿,我的魔掌伸进她

  的外套中,,伸到她的的背后,去解开她的胸罩,舌头却和她交织在一起,再解

  的过程中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怎麽也解不开,停下来她和我相识一笑,我动

  手褪去外套,雪白的躯体露在我面前,我赶紧咽下口水。心里那是个激动啊。终

  于解开她的黑色蕾丝胸罩。(喷血)有点失望,她的乳房有点偏小,乳头很大,

  有点黑,看来有点来路不正啊。但是我连忙低下头,亲在她的乳房上,同样的由

  外及里,舌头在乳晕上画着圈圈,另一只手,揉搓着那一只乳房。她的脸上明显

  的泛起红晕,闭着眼,嘴里的呻吟那就更大了。

  「嗯……嗯,啊……」(在此我要感谢sis给我的经验,勇气和技巧,)

  吮吸完这边,吸那边,诚然就乳房来看,和我的女友比起来又一定的差距。在吮

  吸的过程中,我又不时的亲亲她饥渴的小嘴,原来是个荡妇一个啊,当然,所以

  得女人都荡,人嘛首先也是种动物啊。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就等我的最后致

  命一击了。

  我的一只手从乳房上暂时退出战斗,向她的腹部进攻,在肚脐眼上,我摩挲

  了好一会儿,摸到了她的裤带,从腰带的缝隙中,我进入了男人梦寐以求的三角

  花园,当然我的手停留在她的内裤上面,隔靴挠痒的感受,可能更令她难受,我

  先在她的阴道上摩擦着,她的呼吸就更急促了,但是却发不了声,因爲,我咬住

  了她的舌头,慢慢的我感觉到我的手指湿透了,抓住战机,我慢慢滑向了阴蒂,

  找准位置,我调整着节奏,控制着力度的轻重,此时的她已经完全疯狂,身子不

  时的颤抖。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抽出手开始褪她的裤子,突然,她按住我的手,「

  我不想要宝宝」。

  原来如此,虚惊一场我停下来「没事我带了」,赶紧跳下床,到包里翻到我

  的套套,出来混的怎麽能不带吃饭的家夥呢。

  她看着我,笑了一下「看来你早有准备啊,」

  我跳上了床,迅速的褪下她的裤子,扯掉她的内裤,阴毛还挺茂密的,黑的

  发亮(自始至终没看清阴道,抱歉啊)。我带上套子,趁她没反悔,提枪上阵了

  进入里面,果然是淫水泛滥,不过屄洞不是很紧,刚才叫大姐,还是叫对了,熟

  女一个。进去以后,我先缓慢的抽插起来,控制好节奏。

  「啊……啊……」她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呻吟了。我分开她的腿啊,阳具在阴

  道里,左右摇摆,打着圈儿,她已经忍不住了,微闭着眼「老公,好舒服啊……

  啊……」

  「宝宝,你等一等,老公让你更舒服」

  我加快速度,举起她的双腿。

  「啊……老公……你慢点儿……疼……」

  靠,第一次,我加快速度,人家还说疼的,没办法,我只能放慢速度,看着

  身下的这个女人,毕竟是小狼上过的第二个女人啊,我低下头,撑住她的双手,

  这样来回缓慢的抽送着,我身上已经有汗珠了,累啊,「宝宝,舒服吗」,我看

  着胯下的这个女人啊。

  「恩,舒服,舒服……老公啊,好舒服啊」

  我看着她的脸,我觉得这个女人不像她说的24岁啊,29差不多。我趴在

  她身上,咬住她的耳朵,「老婆我想射了,好不好啊」

  「嗯,老公轻点啊……」

  我加快了速度,想想又有女人倒在我的胯下了,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老二

  也明显感觉到快感了,我再次提速了。

  「老公,我要到了,要到了……」,女人疯狂了,第一次,听到女人高潮

  了会这麽说,兴奋中。终于我冲破了阈值,千千万万万个儿子们,又一次无辜的

  死去了,不过好爽啊呵呵。

  后来我们在床上又聊会天,当然又是我把她给逗笑了。有了关系后,自然的

  我搂起了她,她依偎在我怀里,继续撒娇。“嗯”声不断,其实她如果穿丝袜就

  更性感了,操起了就更擡起两只美腿,看着她红晕的脸,忘情的呻吟,这才能体

  现出男人的价值。后然洗过澡后,当然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又来了一次。一直是

  男上女下的位置,可是她却「嗯,不要嘛,这样我舒服。……就这样慢点……」

  (还不能加快速度,晕)

  她被伺候的倒挺舒服,我的累是可想而知的,绝对是汗如雨下。感觉也从激

  情到了平淡,从舒服到了累。还有可能她有点长的太大衆化,不愿意爲伴侣奉献

  的精神……我也索然无趣了,一直持续了20多分锺,就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撤!!!!!”,后来我们就分开了,也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