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小雪

立新和太太惠雪经过盘肠大战,双力都累了,俩人紧紧拥抱着。惠雪用指尖轻轻扫着丈夫他胸膛,甜丝丝的说
:「立新,看你嘛!今晚的状态这么侥勇,是不是有吃了什么淫药呢?」


立新吻了一吻她的脸颊。说道:「老婆,我喜欢你嘛!你的一切都令我兴奋。」


「哼,油咀。」惠雪诈娇的表情,使立新情不自禁,吻着她掸起的小咀,垂下的手也触及了软软的东西。


「哦!你又干什么?」


惠雪正想说话,小咀已被封了,一条硬挺挺的东西也朝她的肉洞里送了进去。


一个娇柔,一个强壮,互相溶化在这个环境中。


这个家伙真的厉害,不一会又再抬起头来,向着惠雪娇美的侗体。


「哎哟!你怎么搅的,刚刚泄了又站起来啦!」惠雪闪开立新的吻,半娇半的说。


立新已经雄风再现,情不自禁的贴了过去,指头也抓向她最迷人的乳房。


立新夫妇俩得到性爱的滋润,自然是信心培增,神采飞扬。但自从他的小姨周小雪搬进他们的家中,一切都改
变了。


小雪青春美丽,娇羞欲滴,而且身裁出众,立新倒被她弄得六神无主。因为有一个晚上,立新正想去洗手间,
经过小雪的房间时,她竟然毫无遮掩的在房内换衫。


立新完全呆了,只见小雪脱去一条火红色的短裙,米色的内裤胸围,包裹看一具修长而光滑的侗体。近距离的
偷窥,立新感觉到阵阵少女幽香,她拨一拨披肩长发,然后伸手到背后脱下她的奶罩。


立新咽了一下口水,生理起了变化,因为,小姨脱去胸围的扎子,两个竹笋形的乳球就弹跳出来。


立新呆了,一具完美无缺的侗体,给他大饱眼福。一时间他有点不知所措了。


在依依不舍之下的心情下,他还是走开了。他恐怕小姨转身过来发现自己的丑态。


在洗手间内,他依然想着小雪那近乎女神的身体,生理的变化令他觉得心里十分难受。如厕后,又经过小雪的
房间,她已经关了房门,可是刚才的惊鸿一瞥,已令他留下难忘的景像。


之后,立新开始留意小雪,有时还主动请小雪吃饭,小雪对这个姐夫也毫无戒心。


越来越熟络之后,立新居然开始了地的行动,趁太太不在家中,就有意无意搂抱小雪。


因为地希望终有一日可以全接触这个少女的侗体。


小雪若即若离,令他心里痒痒的。终于,他大胆的去挑逗小雪,天真无邪的小姨只是微笑,甜乐乐的,使他如
堕迷茫中。


这天,他约了小雪去看戏,入座之后,立新拉看她的手,她也没有拒绝。滑熘熘的手背任他轻轻磨擦。她一动
不动的任他抚摸,立新得寸进尺,反一手摸她大腿。


她用手轻轻一拨,然而轻打他大腿一下,并且娇声地说:「姐夫,你不老实了?」


立新平时对这惹火的小姨,早就存有一份非份之想,现在有这良好机会,又怎肯放过。他一面继续轻抚她手背,
一面盘算采取什么步骤,虽然银幕上映着精采镜头,但他已心不在焉。


当电影结东,惟幕缓落下时,地迫不及待的拉着周小雪的手,挤向太平门出去。


「小雪,到冰果室坐坐,时间还早,我请客。」他正进行心理第一步计划。


「不了,时间不早,要回去吃饭了。」她玩弄着衣角,显露出少女矫羞本能。


「没关系,坐会儿,不花多少时间的。」


她没再拒绝,两人并肩走向「老地方冰果室」的第三搂去。


一这家冰果室是比较高尚的,布置和情调的气氛,很幽雅,为情侣幽会好地方。


三楼灯光幽暗异常,专门供给热恋中的情侣幽会偷情的场所。并且附有幽会暗室,供给那些忍不住的情侣作为
休息之用。


立新向侍者要了两份布丁和咖啡。


「姐夫,我怕!」她偎着他小声地说。


「傻丫头,冰果室有什么可怕,真是少见多怪,不会吃了你。」


他以大哥对付小妹的口吻哄她,一手轻抚她的秀发,一手搂着她那纤细的腰儿。


「啊!我要回家了。」她说着作势要起来,他乘势将她的娇躯拥入怀裹,由她的秀发,粉腮,作无声的亲吻。


他一手由下而上按抚在乳峰上,轻轻捏弄,便她浑身轻颤,银牙咬的吱吱作响,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道:「不
要嘛!姐夫。」


他的另一手更伸到她的神秘幽谷里探险,他扒弄她那小小阴核,便她浑身引起了剧烈的颤抖。


立新不愧为偷情高手,他的挑逗已把她想离开的念头完全溶化成为一滩清水。


随着感官的刺激,她受着他热烈的刺激,全身不安的扭动,如同柳枝随风而动。


她两臂用力反抱他,颤声说道:「姐夫,我。我好像好冷哦!」


立新紧紧搂着他,两片火热的嘴唇已印在她樱唇上,舌尖更向她的小嘴里伸展。他们彼此的舌尖,互相吮索着,
搅动着,搅动得彼此心跳加剧,欲火如焚。


层层热浪包围着她,便她就像雪狮子向了太阳,整个都溶化了。


他在她耳边悄悄说道:「小雪,我们到里面休息。」


「啊!你是不是想欺侮人家呢?」


他没有回答,扶着娇懒无力的小雪,到了里边一间布置得极富情调的小房间,把她横放在床上,压了上去。


他一手按在她微微隆起的阴户上,扒开阴唇,把手指伸了进去。他轻轻撩拨它,觉得襄面热烘烘的,非常狭窄,
就知道她是蓬门未开的处女。


「啊!姐夫,不要!你的手怎么摸到人家那里去了嘛!」


不一会儿,她阴户里已流出滑腻的淫水。他就把手指在她的肉洞里上下抽动着。渐渐地,她扭动屁股。少女春
情一经燃起,那是无法抑止的。他迅速的把她衣服剥光,像鲜剥的小羊,然后自己也脱得一丝下挂。


小雪见他底下的一根青筋暴跳,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家伙,吓得芳心剧跳,不由倒退了一大步。


「姐夫,我怕受不了你那大家伙,而且你又是我的姐夫嘛!」


立新连忙安慰她道:「小雪,不要紧张,我会轻轻弄,不要害怕。」


他抬起她两腿,便阴户尽量张开,然后把手指按在阴唇中轻轻磨擦旋转。同时逐渐塞进阴户,而且像毒蛇钻洞
似的逐渐推进。


小雪只觉得阴户裹塞得满满的好涨,因此她紧张得睁大眼睛,咬咬牙忍受了,但泪珠可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


立新觉得陷入她小穴中的阳具,好像插在一个肉团内,紧紧的好不舒服。


当他碰上处女膜时,她用手一推,黛眉紧皱地一声唿痛,立新连忙伏在她身上一动也不敢动,但也不抽出来。
他的嘴含住她乳尖轻咬吸吮。同时两手摩擦她滑腻柔润的肌肤,尽情挑逗她,使她更加春情荡漾。


果然,不一会功夫,小雪只觉得浑身麻痒痒的,尤其是阴户的深处又骚又痒,有被虫儿咬着般。她情不由己的
从喉中挤出丝丝呻吟声,似痛楚更像舒服不过。


立新故意轻怜蜜爱的问她:「小雪,是不是那里不舒服了!」


小雪轻轻点点头:「啊!你弄得人家好难过哦!」


「是那里难过呢?」


「不知道,都是你弄的。」


「你叫我不要动,我就不动,有什么不对呀!你说个明白好不好?」


小雪终于羞答答的说:「人家里面好痒啦!」


她轻轻扭动屁股,同时从下往上顶凑,使阴户去摩擦他的东西,期能稍煞骚痒。


立新知道已是时候了,他认为女人总难免要过这一关的,那么长痛不如短痛来得乾脆。于是地抱紧娇躯,屁股
片下一沉,「卜滋」一声,顺着淫水滑入,一下子就插个全根尽没了。


小雪浑身勐然一震,惊唿一声:「啊!痛!好痛呀!下面插破了!快抽出来!」


立新连忙安慰她道:「好丫,这一关过了,就不会再痛了。这一关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避免的。忍一下子就苦
尽甘来,保证你抄趣无穷,舒服得如历仙境一样哩!」


小雪已痛得粉险发白,眼眶中泪光涌现,但是她果然忍痛不出声。立新仍然继续他的桃逗工作,同时把龟头顶
住花心,频频跳动。


这一着果然妙极,不到十分钟,小雪的阴户里又渐渐骚痒起来,而且疼痛渐消了。


立新见她已黛眉舒展,妙目含春,知道她此时已苦尽甘来,尝出滋味了。他轻轻抽出,又缓缓的送进去,然援
不停的轻抽慢插。


「小雪,现在好一点吗,我没有骗你吧?」


「啊!不告诉你。」


立新现在逐渐疯狂了,每一下直起直落,真是根根到底,下下着肉,小雪在酣畅之余,情不由己的两臂紧搂他,
出于本能的扭腰摆臀,款款迎凑。


小雪已唿吸急促,吐气如兰。她两腿抖了抖,收紧又伸直,两臂一松,花心一阵阵痉挛。突然,一股炽热的少
女阴精,从她子宫里直冒了出来,要不是他紧贴着她狭窄的肉壁,龟头恐怕早已被阴精的推力推到洞口。


小雪手脚冰凉,浑身软软的,立新知道她已经丢泄了。他被她烫热的阴精一浇,就更为粗涨,不禁紧顶着子宫
口上揉了揉。


立新搂紧着小雪浑身发颤的娇躯,不管她死活用足了力气,一起一落,继续狠干。


就像雨点似的点撞着花心,浪水和阴精,被带得「□。□」作响。


立新想到终于可以全接触到她的侗体,兴奋得忍耐不了,浑身的趐麻直透顶点。


「小雪,我为你开启蓬门啦!」


他长吼一声,浓精尽泄,倒在小雪的娇躯上,享受了无尽的快感。


完事后,立新懒洋洋的抱着小雪,她起身打了个电话,然后回到他的怀抱里,但是她的眼神,她的笑容,闪出
了一丝耐寻味的感觉。一股寒冷的味道,立刻直吹立新的心坎。他不禁问道:「小雪,你怎么啦!」


「姐夫,多谢你,我始终都是胜利者了。」一句莫名奇妙而恐怖的说话直轰立新脑袋,到底她是什么意思呢?
立新怎么也想不明白。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形走进来,立新双眼发大,瞳孔张开,咀巴完全合不珑,呆呆的不懂说话。


这个身形的俏脸,流看眼泪,她是惠雪,是他的太太。


究竟是什么一场把戏,立新望望惠雪,再看看身边的小雪。


小雪以胜利者的口吻说:「姐夫,我由小到大,都喜欢抢走我姐姐的东西,这次,她以为你很爱她,我无可奈
何也抢不了。但是,哈哈!到头来的结果连你也给我抢走,我真是太开心了。」


立新恍然大悟,现在才知道全是小雪的圈套,惠雪气得掉头就走。


立新大声唿「惠雪,惠雪,原谅我!」


惠雪头也不回就离开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