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上了个屁股只有巴掌大的90后美眉

 上了个屁股只有巴掌大的90后美眉
  去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许多行业都饱受冲击。像我这样的小人物也遭了池鱼之殃。一连换了几份工作都做不长久,钱没赚到,自己一点点的小积蓄倒是花的一滴不剩,要在平时几个朋友倒是可以凑合点来支援下,可是在金融危机下,他们也不好过,我也就不好意思开口,悻悻的从长三角回到广州。
  回来后,和一个要好的朋友谈了下,了解到在工厂里做其实挺不错的。他做pcm主管,一个月也有几k。听他介绍做pcm其实很容易,总之后来我被他说得心痒痒的,决定到他厂里试一下。
  按朋友的意思就是我先熟悉他厂里的整个操作流程,什么下单,发货等等。然后再帮我往上面提提,或者我去其他厂找相应的职位。这个提议不错,除了专业度不够外,我硬性条件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也就想好好学习学习。
  其实我就想混混日子,等这场危机过后,再出来闯荡的,毕竟在外头流浪了两年,多少知道什么行业赚钱快,一个月几k的工资过生活可以,要想买车买房养老婆,那就要n年以后了。
  言归正传,经朋友介绍进厂,我就在他手下混了个差事——仓库配货员。这干的事很简单,却也孤燥乏味,就是按照发到手上的货单,从成品仓的货架上把相应的货拿下来,放到货车里,然后把货车推到包装区就行了。
  第一天上班,就被一个个子矮小,相貌丑陋如狒狒的生物教导了一番,什么厂规之类的一大堆。听得我烦死,不过我知道这家伙虽然其貌不扬,却是我这段试用期的顶头上司组长大大,所以尽管心底不情愿,我还是耐心的听他罗嗦了十几分钟。
  最后狒狒发话,让我自己熟悉货架上的产品一个星期。哇靠,也就是说,这一个星期除了在成品仓晃悠外,就无所事事了。我不知道是公司流程,还是我朋友的照顾,总之,我算是正式开始工作了。
  这是个小厂,也就几百号人,配货组包我有十五个人,十男五女。第一天上班,我就跟这些人一个个的混熟了,不用怀疑,我是做业务出身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是做业务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先说男同胞吧,男同胞分两种,抽烟和不抽烟的。抽烟的人最好搭话,一根烟过去,聊下女人,就搞定。不抽烟的也容易,篮球?足球?诛仙?魔兽世界?斗地主?只要是地球上的东西,我都。。。。套一下《赤壁》里的一句经典台词,就诸葛亮常说的那句——-略懂!现在这社会,不玩网游的人很少,特别是在工厂里头,他们几乎每到星期六都会去玩个通宵。
  要接近女同胞,就要比较含蓄一点了。我所接触过的社会女人大体上分两种,一种是内敛外放,就是表面上开放,其实心底比较矜持的那种。一种是闷骚型的,就是外表上与男人保持距离,内心却很渴望的那一种。对于女人,适当的保持距离是最聪明的做法,所以,除了简单的让她们了解下我是什么人外,我也没有刻意的去炫耀自己。
  所以,一天过后,配货组里的人都认识了一个怀才不遇,却又对生活充满期待的年轻人。
  之所以选择这种惹人同情的形象出场,是有讲究的,主要是人的心理。同性相斥,第一次接触,男人一般比较容易接受一个比自己更倒霉的家伙而不愿意接受一个比自己优秀的。异性相吸,女人嘛,没必要像公孔雀一样开屏来展现自己是多么的才华横溢,而且在小小的仓库内也没什么好展现的,我比较喜欢含蓄一点的让她们慢慢的发现我的优点,而且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当她们突然发现你隐藏在背后的光芒后,那成就感,啧啧,不足为外人道也!用通俗点的话说就是装b!
  赘述了这么多,现在说我怎么上那个美眉的吧。美眉叫小琳(化名),祖籍广西,90后生人,身高一米五几,属于典型的娇小玲珑型的美眉。长相不错,有着南方人的甜美可人,留着披肩长发,笑起来,眼睛眯眯的,说起话来,有种懒洋洋的味道。
  第一次和她聊天,我就在想,如果她在我身边叫床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随后的几天里,我就被这个小琳迷住了,不是说她有多漂亮。我只是对她的身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的身材比较瘦小,胸脯平平的。只是我发现她的屁股很翘,而且很小,只有我一巴掌宽,这个结论是有根据的。有一次她从我身边经过,我偷偷用手去量了下。就是我把五指张开,然后几乎零距离的比了下,真的就那么大了。
  我是个嗜色如命的男人,一有机会就盯着小琳翘着那诱人的小屁股晃荡来晃荡去。脑海里经常都会浮现出以前看过的一部经典h片,一个大老黑把一个小个子的白种美眉放在身上狂操的一幕,据我细心观察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小琳属于内敛外放型的,比较矜持。平时虽然打打闹闹无所谓的样子,但是不会轻易的越雷池一步。
  从朋友处得知,小琳有个男朋友在行政处。我见过她所谓的男朋友,一个三十多的广东老男人,其貌不扬的样子会把的到如此年轻的小美眉?不由得我不信,其实我也知道,这里面是钱在作怪。
  听到这情况,我也打算放弃了,毕竟这是朋友的地盘,如果我肏了小琳,那么我朋友将如何跟他的同事交待?我可以无所谓的走人,不过我朋友却要收拾我留下的烂摊子,这是我做不出的。
  不过命运这回事,并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注定!
[ 此帖被匿名在2019-12-31 00:1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