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小说

痴迷于网络游戏的个性女友

004年6月份,我正在山西大同念大二,由于痴迷于网络游戏CS,我白天黑夜里泡在网吧,奋斗在CS的茫茫大军中,枪林炮火刺激我的感觉神经。
那时年轻体力好,又是篮球队的组织后卫,可以连续奋斗十几小时不休息。
六月份一个炎热的夜晚,已经三点多了,我坐在网吧不起眼的,靠着窗户的角落里(猥琐男都喜欢这种角落,看A片打手枪不怕被别人发现),端着狙击枪藏在暗处,到处寻找猎物。
这时出现几个傻逼警察,鬼鬼祟祟的从小道猫着腰,蹑着小步向我这边走来。
我心中暗喜,端起狙击枪,毫不犹豫,砰砰砰几枪。
结果了这几个二货。
得意忘形之下,我对着话筒狂喷:「傻逼,想阴爷爷,门都没有,把你们全部爆菊,哈哈——————」没想到这几个家伙是一起的,立马众口对着我喷垃圾话,我毫不示弱,雄喷众人。
正当骂的火爆异常时。
突然一个轻柔的,软软的语音喊了一声:「别吵了,大家好好玩嘛!」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听的声音震了一下,呆了呆,问道:「你是小男孩吗,多大了,晚上不回家泡网吧?」(因为声音听起来像是女孩发出的声音,又很像没变声的男孩子特有的阴性嗓音)。
「我是女孩子啊,你们别吵了,好好玩嘛,我好不容易通一次宵。
」我听着女孩的声音,内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种欲望,一种想谈恋爱的欲望,玩CS让我无暇顾及四周,23了还是个处男,我当时不假思索,回了一句:「没问题,但你得过来当匪徒!」「我不想当匪徒啊,我想当正义的警察。
」动听的声音在我耳机中盘旋。
「那我还骂这帮傻比!」「好吧,女孩子无奈,委屈地叛变当了匪徒。
」玩的过程中,我把她的QQ号要来,约好明天继续通宵,她只是说看看吧。
第二天,依然是酷热的夏天,我去网吧前台开了通宵,打开QQ,线上等着他,令我失望的是,连续等了一周,她也没来,我骂自己糊涂,应该要她的电话号码。
只知道她QQ的名字叫慧慧。
某个周六的火热夜晚,我打CS有些疲倦了,习惯性地打开黄色网站,单P,3P,多P,学生,痴汉,乱伦……我挑了个3P,「精精」有味地看了起来,看到高潮处,视频中那个丰满白皙的熟女被前后夹攻的乳浪连连,呻吟不断。
我看得兴奋异常,手伸进自己的大裤衩里,握着早已坚硬如铁的鸡巴,跟着视频里大奶熟女晃动的节奏,快速地撸着,就在快要射精时,QQ突然有人上线的咳嗽声,我随意一暼:慧慧!啊,我急忙抽出手来,点开她的头像,打字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一个星期。
「哈!」慧慧打了一个笑脸。
接着出现一排字:为什么等我?我此时心里激动异常:「因为我想你啊,想要虐你,哈哈!」「坏蛋,那我走了,就想欺负我!」「没有啦,我只不过等你等太久了,说几句玩笑话缓解我的激动心情。
」正聊得高兴时,忽然感觉大腿根部一道热流缓缓流下,伸手一摸,黏糊糊的,原来不知不觉竟然自动射精了。
周六那天晚上,我们玩的非常开心,我带着她,保护着她,穿梭于枪林弹雨之中,虽然她是个菜鸟中的菜鸟,但由我这个全市CS网吧比赛第一的家伙来说,带她还是很轻松的。
自从那天起,她天天来网吧通宵和我一起打CS,我们几乎无话不谈。
她告诉我她还是处女,曾经大学里有个男朋友,188的个子,长得也很帅,他们热恋时,天天在校园的长凳上。
她坐在男朋友的大腿上,彼此亲吻着,但不许男朋友摸她的咪咪,因为她妈妈从小告诉她,总摸咪咪,会变小的,她就记住这句话,长大了虽然明白不会这样,但根深蒂固的思想不允许她男朋友摸她的咪咪。
一天晚上,她男朋友领她到出租屋里,两人聊着聊着就黏在了一起。
她男朋友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一边亲吻着她的嘴唇,手越过胸部,直接摸她的大腿。
慢慢地,男朋友的大手滑到了她的私处,她当时感觉像触电一样,一个哆嗦。
她男朋友温柔地在她的私处来回揉搓着,手法十分老练,令她非常难受,不停地夹紧双腿。
这时她男朋友看她如此动情,如此投入的表情,由于长期压抑着,受不了了,冲动之下,双手毫无征兆地握住了她的乳房,使她突然清醒过来。
「啪!」响亮的耳光响起。
她男朋友捂着脸,怒道:「你是不是变态啊,下面随便摸,上面碰一下都不行!」「我们完了!」说完慧慧推开他,整理好凌乱的衣服,打开房门,走出房间,砰地用力紧紧关上房门。
「就这样完了吗?」我也很是诧异,虽然心里酸酸地。
「恩,我可能真是有点变态吧,你会介意吗?」「当然不,我喜欢你的个性,敢爱敢恨!」「我也觉得你不是那种人,嘻嘻。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一动,想要看看她长什么样:「我们视频吧,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
」「我不会视频啊,怎么弄,我玩游戏就是那天认识你开始的,什么都不会。
」我教完她怎样接受视频后,视频窗缓缓打开,屏幕里的视频画面从模糊逐渐到清晰,慧慧的模样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丰满的嘴唇,精致的额头,白皙的皮肤,笑起来有种妖媚,但又透漏着一丝个性的张扬。
「老婆,你好漂亮!」「脸皮真厚,我答应过吗,随便叫人老婆。
」「现在答应也来得及啊,呵呵……」我们彼此热聊了一个月,放暑假时,我已经抑制不住自己喷薄欲爆的感情,告诉慧慧,我决定去天津看她,因为她在天津理工读书。
慧慧却显得很冷静,只是说:「那我去接你吧。
」我当时年轻,不知道女人有种天性,叫做矜持,以为她态度比较冷漠,感觉她并不喜欢我去见她,犹豫了几天后,终于狠狠心,决心去见她,大不了不成功就回来,就当去天津旅游了。
我打电话告诉慧慧,后天下午两点到天津。
慧慧「嗯」了一声,算是对我的回复。
我马上开始到处找人借钱,凑足了两千大洋,登上了去天津的长途火车。
一路上心情忐忑不安,心绪杂乱,一想着马上见到她又激动不已。
火车上还发生了一篇很激情的插曲。
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妈坐在我的对面靠窗户,旁边坐了一个瘦瘦弱弱,文质彬彬的,很白净的大学生。
大学生带着一副黑框眼镜。
我也是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我们三个人坐的是六个人火车的座位,车上人少,我旁边就一直空着的。
六人座位紧靠着厕所,周围也是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每一组座位都是坐不到一半人。
这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上来时我就注意到了,胸前雄伟异常。
七月的夏天,火车车厢里还是比较凉快,这位大妈肌肤略微显黑,化着轻妆,挎着黄色小皮包,穿着薄薄的绿色短袖衬衣,,齐膝的碎花裙,虽然胸部巨大,但身材保持不错,并不臃肿,走起路来扭来扭去,显得十分风骚,肉嘟嘟的屁股煞是勾人。
中年妇女一屁股坐在我的对面,胸前随着坐下颤巍巍的,差点把我的魂颠出来。
见她不注意就偷摸看她的被大奶子高高拱起的胸部。
后来上来的那个白净的大学生坐在她旁边的座位,跟我也差不了多少,每一次借着扶眼镜的掩饰,偷瞟中年妇女的胸口。
车里人少,坐一会就无聊了,中年妇女本来嗑着瓜子,见我们不说话就主动跟我们聊天。
问题很多:什么哪里人,多大了,哪个学校的,大几了。
闲聊时她让我们管她叫丽姐,那个大学生叫钱峰。
她告诉我们她和老公都在做生意,连见面机会都很少,半年能见到老公四,五次。
「处女朋友了吗?」丽姐似乎对钱峰很感兴趣,微笑问他。
「没有,我才大一。
」钱峰白净的脸庞有点害羞。
「才大一?现在的学生初中就谈恋爱了,小帅哥是骗姐姐呢吧?」「……其实谈过一次。
」钱峰犹豫片刻。
「哦!什么时候,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丽姐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高三下半年谈了一个对象,临近高考,男女生都压力很大,学校气氛很压抑,我们也是觉得找个人聊聊天解解闷挺好的,也没到什么程度,最多亲亲嘴什么的。
」钱峰开始很腼腆,可能在丽姐的大胸面前比较拘谨,但丽姐很会聊天,时不时见缝插针,使得钱峰越聊越起劲。
我看他们聊得甚欢,就闭起眼睛休息。
过了多久不知道,感觉睡意渐消,就眯着双眼,突然发现对面丽姐带着结婚戒指的右手压着钱峰细长的手背。
但两个人却都在假寐。
我有点兴奋,过了一小会,丽姐灵巧的右手慢慢顺着钱峰手背翻到了大腿上。
钱峰穿着黑色短裤,丽姐这一翻手就落在了钱峰赤裸的膝盖上。
钱峰白白的左腿细微地颤动了一下。
丽姐的手指甲抹得红红的,手掌不安分地来回摩挲钱峰白净的长腿。
只是来回几下,钱峰黑色短裤的裆部就已经高高隆起。
此刻的丽姐不在假装睡觉,我想其实她已经看到了钱峰凸出的裆部,半转过身来,硕大的胸部有些起伏激烈,我暗想丽姐应该好久没有和男人做爱了吧。
丽姐红指甲的右手缓缓探进了钱峰的裤管里。
裤子衬着手的形状向一只小怪兽般向钱峰高高立起的石柱撞去。
怪兽与石柱的相撞令我一阵目眩神迷,心情激荡。
只见丽姐操纵着自己的怪兽噌地爬上了石柱,从此就在也不下来了,上上下下,左右右晃,钱峰的石柱就是屹立不倒。
只是钱峰双手紧握,两条细白的长腿直发颤。
表情那叫一个纠结。
丽姐身经百战,已经不满足与现状,抬头看了看我,却向我微微一笑,我就知道她发现我没有睡着,丽姐快速扫了一下周围,此时已经半夜了,车里人更少了,都躺在座位上呼呼大睡。
见没人注意到这里,丽姐俯下身,轻轻拔下钱峰的短裤,钱峰好笑的是,闭着双眼假装睡觉,却拱起腰部让丽姐顺利地把短裤脱掉。
白色的内裤裹着钱峰的大鸡吧,勾勒的鸡巴轮廓条纹十分清楚。
一圈被精液浸湿的内裤十分明显。
丽姐迫不及待地扒下钱峰的内裤,一把抓住钱峰暴露在车厢空气里的大鸡吧,俯身精确无比滴用嘴巴叼住。
丰满无比的胸膛在俯身时已经满满地压在了钱峰的大腿根上。
别看钱峰瘦瘦弱弱,鸡吧却毫不含糊,又粗又大,在丽姐的小嘴中吞吞吐吐,时隐时现,撑得丽姐腮帮子高高鼓起,一会勃起的肉棍上便布满了钱峰的精液和丽姐口水的混合物。
丽姐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搓动着钱峰依然很白净的阴囊,如同老人搓动健身球一样,把钱峰的两个睾丸熟练无比掌握在手心里。
钱峰再也忍耐不住,不在假睡,一只手按住丽姐的头部不断下压,另外一只手从丽姐的领口伸进去,在里面一阵掏掏摸摸。
我看的血脉喷张,鸡巴早就坚硬如铁,快要刺破裤裆了,睁大双眼看着丽姐表演口交的技巧,以前只在A片里见过,哪见过现实版的。
丽姐将钱峰的肉棍吸得不时冒出白浆,把钱峰爽的咬着牙,下巴颏直颤动。
突然发现我正盯着他们两个,尴尬地笑了笑,小声说:「你醒啦!」丽姐抬头看了看我,媚眼如丝,「来你也坐过来吧,丽姐帮你吸吸更健康。
」说着挪开一个位置让我做到她的另一边。
我靠,真够骚的,想3P,我虽然很想过去,但想到马上要见到的慧慧,潜意识里觉得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慧慧,就说道:「丽姐让我摸摸大奶子我就满足了,其他我就不妄想了。
」丽姐爽快地答应了。
我十分兴奋,手伸进丽姐衬衣的下摆,抓住了丽姐超级巨奶,虽然有些下垂了,但弹性还是不错的,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
丽姐和钱峰彼此都激情难忍,两人起来去了旁边的厕所,在里面锁上门。
我就在隔壁厕所里传出的丽姐超级淫荡的低吟声缓缓睡去。
汽笛长鸣,火车终于驶进天津站,我下了火车,丽姐和钱峰早就提前下站了,估计找个地开房继续鏖战。
走过长长的通道,来到出站口,四处张望着。
我穿着一身黑色的篮球服,红色的篮球裤,剃着毛寸,1.73米的个头,双眼骨溜溜地四处找她。
人群里忽地转出一个身形苗条的美女,对我说:「等你有一会了。
」「慧慧!」我声音有些颤抖。
「跟我来吧。
」慧慧声音很平静,当先穿出人群,我默默地跟着她,感觉到她似乎并不喜欢我来见她。
上公交车时,慧慧身边明明有空座,我犹豫了一下,刚想坐过去,慧慧指了指前面的空座位,「坐过去!」结果,我提着行李箱,默默无语地坐到了前面的座位,她旁边被后来上来一个老大爷坐了。
到了天津理工,她不许我和她并排走,我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约1.66米的个头,婀娜的背影,牛仔裤紧紧绷起的翘翘的臀部,修长结实的大腿,没想到她不只长得好看,身材竟然一流棒。
她领着我去了教室的六楼,此时已经放暑假,整栋12层的教室几乎没有人,我们找了一个空教室,坐在最后排的座位,她隔着我一个座位坐了下去。
一双大眼盯着我看了一会,柔声道「累吗?」「还行,车上睡了一觉,现在精神多了。
」我被看的心理没底。
「怎么胡子这么长了,好邋遢,带剃须刀了吗。
」「哦,带了。
」我从行李箱里拿出剃须刀,心神不定地刮着脸颊。
「这就刮完了吗,真笨,刮胡子都刮不干净,拿来。
」慧慧伸出一只白嫩修长的小手。
我把剃须刀递过去。
「坐过来」慧慧命令的口吻对我说。
我忙挪了过去。
慧慧打开电动开关,一只手抚着我的脸颊,细细地帮我刮着胡茬。
她柔嫩的小手在我的脸颊来回移动,摩擦着我的肌肤,血气方刚的我怦然心动,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但想起她之前的冷漠,还是强制地稳住心神,静静地让她刮着胡子。
慧慧似乎感觉到我内心的波动,剃须刀在我的脸颊上来回几趟,突然扔下剃须刀,张开双手抱过来:「老公,我想你!!!」她的双臂在到达我的肩膀时,停顿了一下,我反应迅速,抓住机会,马上将她搂了个满怀,在网聊一个月的感情积累下,两具青春的肉体突然碰撞在一起,顿时激起无限激情的火花,我狂吻着她的饱满的嘴唇,慧慧热烈地回应着我,从初中到大学,足足6年看A片得来的经验到现在发挥了作用,我将她压在身下,手到处乱摸着她极富弹性的身体,当然略过了她丰满的,大约34D的双乳,慧慧此时十分动情,配合着我将她的牛仔裤的裤带解开,随着牛仔裤的褪下,白皙修长的双腿展露在我的眼前,粉色的内裤包裹着她神秘的地带,我呼吸急促,立马裤衩连同内裤一起脱下,一根昂然挺立的肉棍弹了起来。
「啊!这么大啊,我还是处女,我怕受不了!」慧慧一惊坐了起来。
「我会温柔的,没事。
」此时的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拉着她的内裤就要扒下来。
「不行」慧慧按住我的手,「这是教室,我怕来人。
」我热血充盈的脑袋稍微清醒过来,「那怎么办,我憋得好难受。
」「晚上再说吧,好吗老公。
」慧慧温柔地对我说。
我想起丽姐销魂的小嘴吞吐肉棒的情景,「那你帮我射出来吧,用手。
」「怎么弄啊,我不会。
」我抓着她柔嫩的小手,让她握住我坚硬如铁的鸡巴,来回搓动。
「对!就这样,噢————好爽!」慧慧按照我教她的方法,上下撸着我的大鸡吧,我忍不住伸手摸着她白皙顺滑的大腿,然后顺着大腿摸到了她的私处,学着A片的场景,隔着内裤在她的阴蒂上又按又揉,慧慧小声地呻吟着,内裤不一会就湿了一小片。
撸着鸡巴的小手快速的起伏着。
「怎么还不射啊,好累,人家胳膊都酸了。
」慧慧此时已经细汗淋淋,娇喘不断。
「你摸得人家好难受,想要尿尿。
」「那咱们一起尿出来吧。
」我淫笑道。
啊————慧慧绷起身体,一阵抖动,被我摸得到了高潮。
嘿————我低声狂吼了一声,在慧慧香葱的手指操弄下,射出了一股股又浓又稠的白色精液,空气中立刻充满了精液的腥味。
射出的精液大部分射在了慧慧裸露着的白皙的大腿上,还有几滴溅在了慧慧的脸上。
慧慧脸颊潮红,瘫软地靠在了椅子上,我从行李箱里抽出卫生纸,温柔地帮她抹去脸上的精液,搽着慧慧大腿上的精液时,看见慧慧内裤都已经被淫液沁透了,心中一动,说道,「帮内裤脱下来吧,晾干了在穿上,要不这样多难受。
」「恩。
」慧慧轻轻地哼了一声。
我将她的屁股抬起,轻轻滴脱下了她的粉色内裤,慧慧湿漉漉的嫩穴暴露在我灼热的目光下,黑色发着健康光泽的阴毛,被淫水滋润的晶晶闪亮,粉嫩的小穴微微地噏动着,处女特有的味道飘进了我的鼻端。
「我来帮你擦擦。
」说着拿着卫生纸在她的小穴上轻柔地擦弄。
啊,慧慧被刺激地叫了一声。
我见她杏眼迷离,面颊酡红,忍不住蹲下身子,用舌头舔着她的嫩穴。
慧慧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正要推开我,电流一般的感觉从阴部传了上来,直冲脑门,慧慧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
我的舌头将慧慧的粉红小穴舔的淫水直涌,慧慧几乎像一滩软泥,双手抓着我的脑袋,想要把我推开,又舍不得。
我见慧慧已经完全「缴穴投降」了,趁此机会,抓住自己早已再度硬起的鸡巴,对准洪水泛滥的嫩穴,一个挺身,猛地插进了她的处女之穴。
顿时柔滑紧实的阴道将我的鸡巴包裹住,我一气之下竟然将处女膜一起捅破了。
喔——————慧慧被这突如其来的插入激得猛然坐起上身,长吸了一口气。
「老公好坏,好疼。
」慧慧皱起秀眉,娇嗔道。
「过会就不疼了,还很爽呢。
」我开始加足马力,绷紧屁股,像打木桩一样,啪啪啪地撞向她的已经泉水汩汩的小穴。
慧慧捂着嘴巴,低低的呻吟声中夹着几分痛苦,几丝快感,一缕突然失去处女之身的惆怅。
我的处男之身,慧慧的处女之身竟然同时破处,是一种缘分吗,我不知道,只是疯狂地抽插着慧慧的娇穴。
第一次操逼,我没有太多的前奏,只是凭借体力,不断轰向慧慧粉红的阴户。
在慧慧从痛苦的呻吟声,转到销魂的荡叫时,我感觉我的子弹要爆射出来了。
啊——————————————————一声长吼,终于,浓浓的精液向水枪一样喷射而出,霎时灌满了慧慧柔滑紧致的阴道,处女之血随着白色的精液流出小穴。
「疼吗?」我温柔地摸着慧慧的白里透着红潮的脸蛋。
「不太疼,原来做爱感觉这么奇妙啊。
」慧慧头靠在我的胸膛。
双手紧抱着我的胳膊。
秀发撩动着我的心弦。
「老公我爱你!」「老婆,我也爱你!」慧慧34D的白嫩大奶子被我极力克制下始终没有触摸到,但没想到第一个摸的人并不是我。